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365bet投注开户 - 首页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365bet体育滚球 >

为什么张忠谋成为了半导体教父?只因福特少给

时间:2019-04-14 09:1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台湾人尊他为半导体教父,他被美国媒体评为半导体业50年历史上最有贡献人士之一,他入选全球最佳经理人,国际媒体称他是一个让对手发抖的人。 台湾人尊他为半导体教父,他被美

  台湾人尊他为“半导体教父”,他被美国媒体评为半导体业50年历史上最有贡献人士之一,他入选全球最佳经理人,国际媒体称他是“一个让对手发抖的人”。

  台湾人尊他为“半导体教父”,他被美国媒体评为半导体业50年历史上最有贡献人士之一,他入选全球最佳经理人,国际媒体称他是“一个让对手发抖的人”。

  1931年生于浙江宁波。1931年到1940年,一家人为避战乱辗转迁徙于南京、广州、重庆、上海、香港,成人之前,张忠谋已居住过 6 个城市,在 10 个学校念过书,相当长时间内都是居无定所,颠沛流离。

  小时候,张忠谋文艺而多才,喜欢音乐会、小提琴、网球、电影,他文采出众,还曾立志当作家,直到父亲受不了他兵荒马乱还搞天真烂漫,警告说“当作家要饿肚子”,他才收住念头。高中毕业时,张忠谋被父亲诱导考入自己的母校沪江大学银行系。

  1949年,18 岁的张忠谋进入美国哈佛大学,全校1000多位新生,他是唯一的中国人。当时他的三叔,早已从哈佛拿到电信硕士学位,之后还拿到应用物理博士学位的张思侯先生,成了美国东北大学的教授。

  当时的美国,以全世界5%的人口创造着全世界40%的GDP,正值最黄金时代。他很快被“只要肯努力,你就能出头”的美国精神感染,也很快在哈佛如鱼得水。

  哈佛第一年,张忠谋的成绩位列全年级前10%。他在哈佛的第一年也成了最后一年。

  1950 年的麻省也正处于黄金时代,拥有众多世界级大师,在机械系学习的张忠谋成绩依然优异,还帮教授打点工,挣点碎银子,但却过得并不快乐。他形容自己对麻省“虽有十分的敬,却只有五分的爱。”

  被落榜羞辱的张忠谋,带着雪耻的怒火,把简历一封封地寄给了心目中的大公司,以及万一大公司不成,先将就一下的备胎们。

  然而,牛人之所以成为牛人,很大一个原因是,哪怕意气用事,甚至当时看来做错事,他们也往往歪打正着,狗屎运特好地踩到了更加正确的点上。

  发出简历两个月内,张忠谋获得了 4 家公司的工作机会。其中两家令他满意,最满意的是鼎鼎大名的福特汽车,专业对口,待遇也好;比较满意的是一个叫“希凡尼亚”的半导体公司,公司不怎么知名,但待遇更高,比福特高出一美金。

  他打电线美元的薪资,但福特却回说“我们公司不讨价还价,要来就来,不来就请便!”他因此负气决定去希凡尼亚上班。

  1955年5月,年轻气盛的张先生,一气之下,去了多给他一块美金的“希凡尼亚”,进而一脚踏入半导体产业,并一路走到今天。

  进入陌生的半导体,张忠谋什么都不懂,唯有夜以继日地加快学习。他研读《半导体之电子与洞》,他说,这有如读荷马古诗一样的困难,但还是“一字,一句、一段慢慢地读,读了又想,想了又读。”

  在德仪,张忠谋真正感受到美国科技公司的创新精神及力量,疲倦简直是听不到的形容词。加班是不成文的规定,而且全都是自愿,也没有什么加班费。

  失败从不被接受;挫折可被理解,但受挫折者必须振作重来,如再有挫折,再重来,直到成功为止,大家一起赌,一起输,一起赢,一起往前拼。”

  当时,德仪替IBM生产着四个电晶体,其中一颗电晶体在IBM生产的良率10%,但到了德仪,做出来的基本上都成了垃圾。张忠谋点子很正,被安排来搞定这最难的一颗。

  在“每天早上8点上班,直到半夜第三班开始后才回家”的努力下,他让产品良率超过了IBM本身,最高达到惊人的20%。

  加入德仪不久,他认识了一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他们经常一起喝咖啡,聊天。交谈中,这位老兄告诉张忠谋,自己正计划把好几个电晶体、两极体,加上电阻,组成一个线路放在同一颗硅晶片上。

  让他意外的是,过了一段时间,这位老兄却告诉说,他已经把那玩意儿弄得差不多了。有点被震到的张忠谋,却又替他操心:你那玩意儿就算弄出来,又有什么用呢?离实际应用是那么的遥远。

  但最后,这件事让张忠谋深深地震撼了:他的好基友杰克?基比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。同事、好朋友拿了诺贝尔奖,这得是啥感受?这件事,让张忠谋深深地领教了前瞻技术的力量,而这些在他当时看来跟自己不太有关的人和事,也都通通在后来,成为了他事业和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。

  41岁那年:张忠谋登上了新高峰,成为德仪统领3万多员工和全球半导体业务的副总裁,也是这个世界 500 强企业的第三号人物,以及美国大公司职位最高的华人。

  张忠谋升为副总裁之后,世界半导体产业迎来了中国人 Morris Chang(张忠谋英文名)参战、发起战争,并不断赢得战争的新时代。

  内存是英特尔当时最强的业务,并且已经做到世界最大,甚至英特尔已成为内存的象征,许多公司都在其攻势下落荒而逃。张忠谋却决定,就从英特尔的内存开打。

  他不但决定大干内存业务,而且决心夺下英特尔在内存领域的世界第一,打掉它的这个象征。这个目标吓到了德仪的宝宝们,但张忠谋态度坚决地推进。他的看法是:混科技产业的大企业,一旦决定去干一件事,就非得干成世界第一不可。

  当时,整个市场以及英特尔的主力产品都是 1K,为了夺第一,张忠谋开足马力,痛下血本,直接从 4K 产品开打。这个大胆决策遭到很强烈的反对,但他以更强的力量勇往直前。

  结果,4K新品出来不久,就把英特尔打成了手下败将,也打出一个张忠谋地位。

  站在最高处的张忠谋,为了保住德仪的绝对优势,不但在技术上持续领先,而且还率先革命掉高科技不能讨价还价的老规矩,主动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,打得产业同行们一听德仪又出招了就一脑子们的汗,甚至丢盔弃甲,主动落败。

  靠着技术、价格上一轮又一轮的进攻,在执掌德仪半导体业务的将近 10 年里,世界半导体市场上,只要是张忠谋主打的战争,除了他自己,似乎没有人可以凯旋,包括英特尔、摩托罗拉也不例外。德仪在半导体领域的“世界第一”,也始终被他紧紧握在手里。带领公司成为全球第一后,却因不服公司战略毅然辞职,但当时,他已是 52 岁的人,重复职业经理人的道路对他而言,显然也只是可接受,不愉悦,更不刺激。在他心中,他还需要一个其他意义上的崭新开始。

  张忠谋给出的答案是,重新出发,干出一番全新的事业,而且设定出伟大目标:“当我办一个半导体公司,当然要它长期繁荣。那只有一条路——世界级。”

  这个基础让他有了在半导体业继续追求世界级的视野、底气和能力。然而,不是有句话叫“离开平台你以为你是谁吗”?没了世界级的大平台,从零开始再干一个世界级,而且是在最烧脑也最烧钱的半导体行业,张忠谋的难不次于上青天。

  当时,全世界看得见的半导体公司,走的都是芯片设计与制造一脚踢的路子,也就是从上到下垂直整合,什么都干。德州仪器、英特尔都是典型。

  张忠谋的台积电价钱比Intel便宜这么多,公司的毛利还能达到50%。他定义了一个产业,救了整个台湾岛。台湾现在最受世界注目的不是PC这个行业,而是IC这个行业。

  最近这两年,台积电还搞出一个“夜莺计划”,在之前三班倒、连轴转、24 小时生产不间断的基础上,推行三班倒、连轴转、24 小时不间断的研发。

  这让一些员工甚至旁观者都受不了,但已经 80 多岁的张忠谋并没有丝毫手软的意思。而且,他不但要求三班倒,还要求班班都要做出最高效率。

  他说,工作产出来自“投入”乘以“效率”,效率才是关键。“别人工作 50 小时,你比他多做 20% 变成 60 小时,但他的效率比你高 30%,成果还是比你好。”这样既勤奋又有效率干下来的结果就是,台积电将独享 iPhone7、甚至iPhone8 的订单盛宴。

  张忠谋是如何制定策略,又如何看待策略的?还有,他对世人如何获得成功,又有什么经验或建议可以分享?甚至,工作之外,他是怎样的人?

  张忠谋认为,企业的策略分两大部分。首先是大策略,这大概接近大陆常谈的定战略;接下来是小策略,这大概相当于大陆常讲的套路或打法。张先生说,大策略要看趋势,到大“红海”之外寻找大“蓝海”;小策略则要看客户和对手,要从竞争中找准客户需求和对手软肋对症下药。

  张忠谋认为,大策略要靠领导人的洞见,洞见则来自于不断地想未来、规划未来。他说,“居安思危”不适用于科技业,因为科技业永远没有“安”这回事,必须时时刻刻都思危。台积电的思危,思的就是未来会怎样,我要怎样赢?

  而就在昨天张忠谋宣布退休,但作为半导体教父的他却已经为台积电规划了未来3纳米制程芯片的大致发展,据报告指出,张忠谋已经规划好台积电未来2年研发、设计、实验、试产和量产,包括7纳米、5纳米、3纳米制程芯片。

  现在苹果最先进的手机iPhone X采用的是台积电10纳米芯片。2018年稍晚将推出的下一代iPhone采用的处理器已经在台积电开始生产,该处理器芯片为7纳米制程,比现行iPhone X中使用的10纳米制程更小、更快、更有效率。一代半导体教父就是如此的伟大与辉煌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